美国名校曝招生舞弊大案

美国名校曝招生舞弊大案

时间:2020-01-08 10: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这是美国司法部处理的最大一起高校入学舞弊案。

文/万圆

  美国执法部门2019年3月侦破一起大规模高校入学舞弊案,超过50人被起诉,包括加利福尼亚州一家高校预备机构的入学顾问威廉·辛格尔、35名家长和9名高校体育教练等。此案件涉案金额大、涉案高校多、涉案人员广泛且不乏各界名流。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灵表示,这是美国司法部处理的最大一起高校入学舞弊案。

  据法庭文件,涉案家长向辛格尔支付费用,帮助子女伪造入学考试分数或个人履历。

  辛格尔会给学生雇用“枪手”在入学考试中替考,或买通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考试后为学生修改答案、篡改成绩。

  此外,辛格尔还贿赂高校体育教练和管理人员,把这些学生包装成体育特长生或明星运动员。大学的体育教练虽不能决定录取哪些学生,但可以向招生办公室推荐运动队看上的体育特长生。而这些冒牌“体育特长生”被名校录取后,部分以受伤为由退出运动队,部分完全不参加活动。

  辛格尔在2011年至2019年2月之间收取了约2500万美元。收受贿赂并参与舞弊的体育教练来自多所美国知名高校,包括耶鲁大学、乔治敦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

  涉案家长不乏美国各界名流,包括金融企业高管、律师行业翘楚以及好莱坞明星等。按照莱灵的说法,这些家长身处“权贵阶层”。

  与该案件无关的独立教育顾问协会首席执行官马克·斯科拉罗认为,对掌握各种资源且渴望孩子获得成功的家长而言,上名校如同“买名牌商品”,“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以往美国也曾发生高校入学舞弊现象。2012年11月,纽约市检察官宣布逮捕并起诉20名参与SA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相当于“美国高考”)舞弊的当地学生。2007年,特拉华州的亚当·惠勒申请哈佛大学时,伪造了自己的成绩、学习经历和教授推荐信。

  美国名校属于稀缺的高等教育资源,对于全球的家长和学子都颇具吸引力。在美国以外的SAT考场,舞弊现象也屡见不鲜。2017年热映的泰国影片《天才枪手》,创作素材就来源于2014年轰动一时的SAT亚洲考场舞弊案。

打击舞弊和教育平权

  美国高校实际上很注重申请行为的诚信度,并一直尽力避免造假现象,因为这事关学生品行、竞争公平性、美国整体招生制度保障等诸多方面。

  在应对考试舞弊上,组织和实施考试的机构加强了试题库建设和考场建设,努力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2017年,负责主办SAT的大学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列出了打击舞弊的举措:将美国国内和国外涉嫌舞弊的人员和公司告知执法机关和政府机构;减少每年海外考试次数;降低不同考试场次试题重复量。

  在应对伪造综合素质材料上,美国高校也使用多种技术来鉴别真伪。

  一方面,招生官会使用正式的验证程序,比如通过在线抄袭检测网站检查申请者的文书,或者随机抽取一定比例的录取学生开展调查,让他们在规定时日内提供指定的信息以供验证。

  另一方面,他们会交叉验证申请材料的不同部分在质量或风格上是否一致,并检查签名、地址和邮件等细节。

  招生部门还会派人一对一联系考生的推荐者、家长、曾参与活动的组织机构负责人等,以查出可能存在的问题。并建立以往生源学校的长期跟踪记录,帮助招生官熟悉不同高中、地域的背景特征。

  同时,追踪学生进入大学后的学业表现,因为仅凭舞弊而非真材实料获得高校入学资格者,往往难以胜任学业要求。

  学生主动舞弊的行为一经发现,入学资格即被取消。

  此外,美国高校录取过程中的“特权偏好”,对拥有较多社会资源的家庭有利,而资源较少的大学申请人会处于劣势。《录取的代价——美国的统治阶级怎样花钱进精英大学——谁又被挡在门外》一书作者丹尼尔·戈尔登说,美国精英大学至少有一半名额是由受益于某种偏好的学生占据的。比如“体育特长生”名额,主要是给那些参加曲棍球、帆船和水球等运动的富有家庭学生。

  不过美国名校招生实践追求的共同目标除了“卓越”与“公平”外,还有“多样化”这一考量因素。“多样化”指一届新生涵盖了社会成员所展示出的各类人口学特征和才能特征,比如族裔身份、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文化、地缘、视角、人品、才能等。

  近年来,由于美国高校意识到SAT或ACT(均相当于“美国高考”)分数有被篡改的可能性,以及它们与社会经济地位的强关联,因此较以往而言,降低了考试分数的权重。一些名校(如芝加哥大学)甚至不硬性要求申请者提交这两种考试的分数。

  2019年5月,美国大学委员会宣布“逆境分”计划,拟综合评估每个SAT考生所处社会经济处境,设定单独分数,以提高弱势群体学生进入优质高校的机会。但计划一经公布,就激起批评声浪。2019年8月27日,该委员会发表声明说,根据各方批评意见,决定撤销“逆境分”计划,改为使用综合评估学生所在学校、家庭和社区情况的“景观板”代替。该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戴维·科尔曼说,此举旨在“为招生人员提供更加一致的背景信息,使他们可以公平地考虑每名学生”。

  (作者系华东政法大学高教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2020年1月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