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互金年报:互联网金融总体风险水平下降监管

2019互金年报:互联网金融总体风险水平下降监管

时间:2020-02-12 06:5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2019互金年报:互联网金融总体风险水平下降监管将保持趋严态势

本报记者 宁婧报道

  近日,以“金融科技助力现代金融体系建设”为主题的2019第三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副秘书长朱勇代表协会发布《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2019》(下称《报告》)。

  《报告》显示,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持续深入推进,成效显著,互联网金融总体风险水平进一步下降,包括互联网支付、P2P网络借贷等方面的存量风险得到化解,增量风险可管可控,总体风险大幅下降。目前互联网借贷面临的问题主要在大量机构面临退出或转型;机构服务普惠金融能力有待加强;出借人风险教育和适当性管理不足;行业恶意逃废债行为较为严重等。

  《报告》预计,监管政策将保持趋严态势。行业良性退出及转型加快,行业监管制度机制加快落地,金融科技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大力发展金融科技监管

  据了解,自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多个部门针对互联网金融风险,出台了多项方案和政策。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认为,金融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在增强现代金融体系适应性、竞争力和普惠性的同时,也会使金融业务边界变得模糊、金融风险传导更加迅速、金融风险结构更趋复杂,从而给金融安全和金融治理带来新的挑战。因此,有必要按照国家金融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与时俱进地发展监管科技,用科技武装金融监管,不断提升金融监管的实时性、精准性和穿透性。同时,注重监管科技与监管制度双轮驱动、两翼齐飞,在改进传统金融监管模式的基础上,重点推进宏观审慎管理、功能监管、行为监管等领域制度建设,切实强化监管红线和底线的刚性约束力,防止出现“破窗效应”,为更广范围、更深程度地应用监管科技奠定制度基础。

  与此同时,国务院参事、中国银保监会原副主席王兆星认为,当前金融业务、金融产品、金融交易高度复杂,信息技术高度发达,金融风险高度交织,监管必须更积极充分地运用现代信息科技,大力发展金融科技监管,包括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提高监管者的能力和水平。金融监管部门对科技的投入严重不足,金融监管部门的科技水平还远远滞后于金融机构对金融科技的运用水平。

  据了解,互联网金融经历了这几年的发展,在快速增长的同时,也聚集了一定的风险。据第三方数据,截止到今年8月,涉及停业及问题平台数累计达到5914家,涉及贷款余额达到2142.8亿。朱光表示,过去互联网金融过于强调效率的提升,忽视了风险的管理。金融科技必须回归金融的本质,先去解决风险问题,再去解决效率问题。

  对此,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运用金融科技等新技术能够有效弥补银行信用不足的问题,只有金融和产业同步发展,才能把相应的资金引流到适合的产业领域。任何创新都要经历“破坏性创造”的过程,金融也不例外,监管需要针对金融的强外部性、传染性的特点,加强对于违法违规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同时也需要给金融创新一定的政策宽松空间,建立与时俱进、包容审慎的监管机制。

  与此同时,北京大学金融智能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新海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金融风险除了传统的影子银行带来的风险之外,还有在数字经济背景下存在的新风险,其中包括消费者个人隐私侵犯以及互联网信息泄漏等问题。从全球来说,由于互联网金融相关的新技术和新业务都是超前的,所以互联网金融监管都是相对滞后的。中国也不例外,和欧美发达国家相比,由于发展阶段的关系,中国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专业性、全面性和市场响应速度都有待提高。

  着力加强金融服务普惠性

  李东荣在会上表示,国内外实践表明,发展金融科技的重点在普惠金融,难点也在普惠金融。近年来,我国在依托金融科技手段、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方面取得了较好成效,形成了一些典型模式。比如,在传统征信数据不充分的情况下,运用税务、社保、交易、供应链等方面的替代性数据,打通小微客户首次获得贷款的“最先一公里”;依托智能移动终端以及近场通信、生物识别等技术,为客户提供便捷、随身的移动支付服务,打通基础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金融科技是普惠金融的重要突破口,能够有效降低金融客户的识别、跟踪和评价成本,提升客户的覆盖度和服务的精准度,尤其对于大银行服务下沉、业务流程的自动化、风险管理智能化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刘哲说道。

  当前,我国普惠金融发展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金融科技在普惠金融领域的应用重点应从扩面、增量向提质、降本转变,更加体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更加倡导负责任创新、商业可持续等共识原则,更加注重普惠金融客户的金融素养和数字能力建设。

  此外,刘新海表示,金融科技推动了普惠金融的发展,特别是对消费金融带来了根本的改变,降低了交易成本,金融服务可得性大幅度提高。技术的创新带来了跨越性的发展,例如许多年轻的消费者不再是使用信用卡服务,而是选择使用花呗、借呗、京东白条等。普惠金融对小微企业发展的推动也一直在进行中,许多互联网公司和金融科技公司的加入给作为全球性难题的小微企业信贷带来希望。

  事实上,金融科技的发展对金融业务影响深远,已成为金融服务的重要基础设施,也使互联网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在科技领域相互融合加速发展。对于金融科技多方面推动我国金融业务的发展,刘哲认为,科技赋能金融,改革的关键不在于科技的力量,而是金融机构自身的调整。科技是改革中性的,科技赋能工业,使工业智能化程度提升,是因为科技改变了工业的生产流程、产品和服务。同样当科技赋能金融,需要金融机构组织架构、人才结构、激励机制等各个方面都进行相应的调整。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就决定了什么样的决策效率。此外,除了金融机构自身调整,改革也同时需要监管理念、监管思路以及监管方式的与时俱进。

  李东荣表示,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天职和宗旨,也是发展金融科技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发展形势,应充分发挥金融科技在资源配置精准化、服务渠道全时化、业务流程自动化、风险管理智能化等方面的优势,切实改进在先进制造、新兴产业、数字经济、民生建设、民营和中小微企业等重点领域的金融服务短板,积极落实大银行服务重心下沉、中小银行聚焦主责主业、农村信用社改革深化、保险公司回归保障功能等政策要求,有效增强金融供给对实体经济多层次需求的适应性和灵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