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种子的生命历程——我与新教育的故事

一颗种子的生命历程——我与新教育的故事

时间:2020-03-24 15:4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做不起眼的苔,即使无人欣赏,纵使无人喝彩,那又何妨?青春该来的还是会来!在教育的路上,我想,不必去羡慕那娇艳的牡丹,我们要学苔花,虽然如米小,但依然要绽放最美、最真、最好的自己。

一颗种子的生命历程

——我与新教育的故事

原创|南溪小学校长

来源| 西甑峰下

1952年,我国科学家在辽宁省新金县普兰店的洼地里,挖掘出了深埋地下已有千年岁月的莲子。次年,在科学家的精心培育下,这批在地下沉寂了千年之久的种子发芽了。

在隔绝阳光、空气的黑暗中,莲子度过了漫长的千年,然而一旦拥有了可供发芽的条件,它便焕发出蓬勃的生机。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了新教育人都耳熟能详的一句话:相信种子,相信岁月!——题记(《相信种子,相信岁月——新教育的种子之歌 》)

孕育,

在理想教育的光辉下

与“朱永新”相识已久。

2002年,我走上教育岗位不过3年,实实在在算得上是新教师。作为新世纪的人民教师,对当年的自己我的自评是勤勉。那时,我在一所城郊学校任教,学校离城不过六七公里路程,现在自驾车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然而当年却没有这么方便,因此住校便成了一个无奈的选择。

学校虽说地处城郊,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农村,周边与农舍“鸡犬之声相闻”,百米之外便是“田间阡陌纵横”。那个时候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漫漫长夜唯有书籍相伴。那些年里,到书店购书成了双休日的必修课,小城的书店教育类书籍更新太慢,有时数月难见新书,于是,去浙师大函授也便成了一种期待,因为可以在骆家塘买书。

《我的教育理想》这本书是在东阳还是在金华购得的,已经全然没有了记忆,只记得当时如饥似渴般将书读完。不知道朱永新是谁,因为没有度娘,只是觉得这个人真了不起,怎么能把家长里短、琐琐碎碎的教育描绘得如此美好呢?理想的学校、理想的教师、理想的校长、理想的学生……一切都是那么美,美到让人怀疑自己是否在从事教育。那时起,我便记住了“朱永新”这个名字。

其实,教学生活是单调的,更是枯燥的,但是因为有了朱老师描绘的教育“理想国”,日子便也过得有生气了: “做一个有心人,什么都能做学问。……在有心的前提下,才能把各种碎片串成最美丽的衣服。”怎么样才是用心教书呢?我用自己的方式在实践。摘抄、剪报成了我收集各种信息的主要方式,每天阅读报刊、书籍,每每读到好的文字,书籍上的,我就将其摘录下来;报刊上的,我就剪下来贴在摘抄本上,日积月累,集腋成裘,也慢慢积累了两大本。这些资料在那个查找文献不方便的年月与地点,确实给了我许多的帮助。或许是看到我比较勤勉,阅读量也大,在我从教后的第3年开始,我便负责学校的教科研工作,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摸索中进行,而这些摘抄、剪报便如同一位位老师,引领我的前行。

“一个教师不在于他教了多少年书,而在于他用心教了多少年书。”毛主席当年也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中师毕业的我,没有教科研基础,甚至连论文怎么写也不知道,然而我知道用心,懂得学习,还能虚心求教。我的第一篇论文便获得东阳市二等奖,之后,我完成了学校第一个金华市级规划课题的申报,我负责的教科研二级培训得到市教科所领导的好评,我指导下属完小完成了市内第一本校本教材的编撰……(《教师有什么样的素质,就会有什么样的教育——于永正:我最满意的是《我的小学老师》......》)

“一个优秀的交往者,一个理想的教师,应能够讲一点儿奉献精神。”全校20来位老师,每个人都是身兼多职,我当时除了承担一个班级的语文和全校信息技术课程外,还担任学校少先队大队辅导员、教科室负责人,每天的工作都是满满当当的。当时身边有很多中老年教师都是民办教师转正的,眼看年龄大了,想评职称却没有论文。有一些老教师拿着论文来让我帮着修改修改,说实话那哪是论文啊?说是修改其实不比写一篇论文省力,有时甚至需要我根据他/她的观点捉刀再写一篇,但即使如此我也从不要求署名,写好之后交回给他们,看着老教师的论文获奖了,有了评审资格,我的内心也有一份成就感。

……

感谢那段没有电脑与网络的年月,感谢那本《我的教育理想》(现名《新教育之梦》),给了一个农村小学青年教师笑看花开花落,淡看云卷云舒的美丽心境。

不经意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一颗“理想教育”的种子。

萌芽,

做儿童阅读的点灯人

与新教育相识却是数年之后了。

2010年来,网络普及了,微博方兴未艾。我也赶了潮流,开通了腾讯微博,一个偶然中与微博中的“朱永新”相逢,我便成了朱老师万千微博粉丝中不知名的那一个。因着朱老师,也关注了童喜喜、卢志文、干国祥……从此,我也知道了“新教育”,知道了“点灯人”。

与新教育虽是初次相逢,但却有着那份天然的亲切感。“新教育”如同阳光雨露,让我珍藏在内心的那颗种子开始了萌动。

我2011年接任学校的校长,作为新任校长,我始终在思考工作应该从哪里入手?“晨诵午读暮省”给了我极大的启示。然而,开展阅读活动,我们最大的障碍,就是没有场地。一个从不向学生开放的图书室里,堆放着积着厚厚灰尘的、比我的年纪还要大的图书。

“得给孩子们找一个读书的去处!”我心中的这个念头始终挥之不去。“没有场地。”这是我内心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当然也是最真实的念头。毕竟我在这个学校已经七八年了,早已熟悉了这个校园的角角落落,早已熟知了每个教室的功用。(《阅读对学校意味着什么?》)

难道这个念头就从此打消?不行!我像一个刚交流到学校的新人一样,仔仔细细走遍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像陌生人那样重新去认识这所校园。终于让我找到了一处场地,这是一个阁楼,一个堆放各种杂物的储物间。说干就干,我马上让总务主任联系设计公司。

联系了多家设计公司,不是报价不合理,就是设计不如意。最后决定,自己来设计。担任校长后的那个暑假我几乎没有休息,天天泡在工地上,跟木工、瓦匠、油漆师傅打交道,边做边改,看着自己的设想一点点成为现实,内心中的那份喜悦无以言表。一个原来堆放破桌破椅,四面通风,遍地鸟粪的杂物间,经过一个暑期的装扮,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地面铺上了地板,两旁作了书柜,其中一侧把书柜做成了矮凳,孩子们在这个天地里,或站或坐或卧都能阅读。

叫个什么名字好呢?那就儿童化一点,口语化一点。不能叫图书馆,实在称不上;也不能叫图书室,那样太呆板;那就叫读书吧,这样更随性。再加上“我们一起”这四个字,我们的图书天地就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我们一起读书吧”。我们一起,老师和孩子在一起;书香与校园在一起。这既是图书吧的名称,又是一句阅读口号。

有了基本的物质条件,阅读还需要活动助推。当时金华市委宣传部等数个部门推出了“一校一书读国学”活动,我敏锐地认识到这是一个契机,我当即联系了东阳市委宣传部、教育局、团市委等单位,主动申请开展相关活动,我校便也成为计划外的第6个试点单位。当年11月,团市委副书记、市教育局副局长等领导在参加了我校读国学活动启动仪式暨读书吧启动仪式后,饶有兴趣地参观了我校的读书吧,领导们纷纷为这个创意点赞。活动新闻在电视台、报纸上披露后,市内多所小学来我校取经。

阅读活动怎么才能持久呢?这一度成为我们面临的一个难题。需要激励机制。怎么激励呢?我们尝试引进了阅读军衔制:军衔为将校尉三等,每等为少中上大四级,对应小学的12个学期,每学期开展考级活动,只要通过就授予相应的“阅读军衔”。考级分成中华经典记诵与阅读书目检测,所有的必读书目我们都配备50本,可以满足一个班级同时开展阅读,每学期末我们都在公众号上推出考级试题,孩子们利用父母亲的手机完成考级。(《给最美丽的童年,选最美好的书——新阅读研究所第五届中国童书榜发布》)

每学期我们都举行授衔仪式,每次仪式上我都会跟孩子们交流、分享读书心得。我告诉孩子们:阅读是门槛最低的高贵。读书有3个层次:阅读,悦读和越读,阅,留痕;悦,无边;越,梦想。让我们徜徉书海,做一个儒雅少年!

历时数年,我们的书吧从无到有,书吧的书籍从少到丰,孩子的阅读习惯也慢慢在养成,我们期盼:书香能成为南溪小学孩子身上最显目的标签。

无心也罢,有意也好,我们成为了孩子阅读的“点灯人”。

成长,

在新教育路上大踏步前行

如果说,结识朱永新老师(是指文字)是一种偶然;

如果说,认识新教育是一种巧合;

那么,走上新教育路却是一种必然。

时光流逝,在校长圈子中,我的资历不再是短板;在学校老师中,我的年龄不再是优势,高原期也罢,瓶颈期也罢,职业倦怠不经意间就到来了。2016年底,35周岁之际,历经多年的拼搏我终于评下了高级职称。校长已经当了5年多了,教坛新秀也评了,职称也基本到头了,接下去还能做点什么?混日子等退休,这样佛系的日子过久了未免显得平淡,而且对于一个刚刚迈过“青春”门槛的“准”青年来说也太过漫长。自己的专业怎么提升?自己治下的学校怎么发展?虽然年近不惑,生活却依然充满迷惑。

在人生迷惘之际,“新教育”来到了东阳,来到了我身边。2017年,东阳成为新教育实验区,面向全市学校征集实验学校,在犹豫彷徨许久之后,我代表学校向教育局递交了申请书,也最终成为东阳市首批18所实验学校,自此正式成为“新教育”大家庭的一员,成了一名“新教育人”。(《》)

为了更好地推进学校的新教育,我与我的学校,我与我的老师们开启了全新的征程,开始了新的探索。

首先当然还是阅读推进。学生阅读已经颇具规模与成效了,老师的阅读从哪儿入手?那就从认识新教育作为突破口,我连续向老师推荐了《新教育之梦》、《朱永新教育演讲录》、《朱永新教育访谈录》、《新教育实验——为中国教育探路》等数本书籍,引导老师通过文字去触摸新教育的温度。《走近朱永新,走进新教育》是我们编辑整理的第一本教师新教育读书体会,阅读这些文字,我能感受到老师们那颗火热的心,我欣喜地发现学校老师在新教育实践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最近这个寒假,我们向全校老师征集《金点子》,发挥老师的主观能动性,积极为学校新教育实践献计献策。全校42名老师中,有32人递交了2017年度生命叙事,占整个东阳市的近两成。

新教育十大行动中,我们重点推进的除了特色项目书香校园外,还在着重推进“每月一事”项目,因为这项活动契合我们育“有家国情怀”的新时期少年的目标。2017年9月28日,在孔子诞辰日,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新教育启动仪式暨新生入学礼”,在庄严的《咸和·宁和·安和》祭孔乐曲中,一年级的孩子在六年级学生的带领下,走上红地毯,依次穿越“健康”门、“善良”门、“智慧”门。入场后,全体肃立向中华圣人孔子像行三鞠躬礼,人字描红、朱砂启智、校长致辞,一切都是那样充满仪式感。10月份,结合重阳节开展“敬老孝亲”主题活动;寒假开展“用笔留存一份乡愁”实践活动……

优化课程课堂、每天锻炼一小时、建设网络社区、缔造完美教室……学校的教育教学活动,我们总能发现其实与新教育的十大行动是那么合拍,完全就是在学校的教学实践中长出来的。(《新教育的十大行动是什么?》)

慢慢的,理想学校的样子也在我的脑子中长成了,那是有一个巍巍的图书馆和几间雅雅阅览室的地方;那是有一个大大的操场和一座高高的体育馆的地方;那是有一条长长的廊道和数排矮矮的石条椅的地方;那是有一批尊尊的老师和一群亲亲的同学的地方。学校是什么?那是静静的学园,闹闹的乐园,暖暖的家园。这是我发在个人公众号“西甑峰下”的一篇文章,在这个公号里我还上传了自己执教市级以上公开课教学设计以及备课思路,当然更多的是我对教育、对教学的思考文章。有朋友在公众号后台留言:你是一个有教育情怀的校长。“情怀”的真正含义我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弄明白,但我想他大致是在说我对教育的这份执着与热爱吧?!

我经常对学校的老师说,课堂是锻炼人的地方,青年教师一定要在课堂中锤炼自我。在校长与教师两个角色中,我对自己的定位日益清晰,校长只是职务,教师才是我们的职业,教师的战场在课堂,因此我现在展示课、观摩课开得比以前都多。总有朋友说,怎么又见你在哪儿上公开课了?我总是呵呵一笑,“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我也怕生疏了手艺,不是吗?课上得多了之后,对理想课堂的架构也逐渐清晰了,我梳理了理想课堂的表征与实现途径。理想课堂的表征是“三实”:真实、朴实、厚实;实现理想课堂的途径则是“五度”:解读教材有高度;制定目标讲尺度;准备素材要适度;教学展开重梯度;教学评价有温度。这就是我们追求的“三实五度”的理想课堂教学范式。

新教育在学校开展已经半年多了,我发现学校里的老师跟我一样少了一份职业的“倦怠”,都有了新的追求。金华市第四届特级教师跨区带徒,我校有3位青年教师入选,而她们也将成为学校课堂教学的“种子”,假以时日必能成为学校的中坚。